青客公寓將赴美IPO,但無法提振“滯脹”的長租公寓行業

對于正處于泥潭中的行業來說,青客公寓遞交招股書這件事未必能給市場帶來更多的信心,反而依舊是無盡的反思。

在一片倒閉的哀嚎聲中,青客公寓極有可能成為第一家中國成功IPO的長租公寓品牌。

美東時間10月7日,青客公寓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招股書,擬以發行ADS(美國存托股票)的形式募資最多1億美元,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將共同擔任此次IPO的承銷商。

據其招股書顯示,此次IPO募資到的資金一是用于擴張所覆蓋的公寓和房間數量,二是投資于技術方面和基礎設施,三是用于一般營運用途。

相較于此前就傳聞赴美上市的蛋殼公寓與自如,青客公寓似乎將成為長租公寓海外上市第一股。但與此同時,河南的悅如公寓、杭州的國暢公寓卻先后在近期暴雷。

對于正處于泥潭中的行業來說,青客公寓遞交招股書這件事未必能給市場帶來更多的信心,反而依舊是無盡的反思。

青客遞交招股書,但2018年虧損近5億

根據公開資料,青客公寓成立于2007年,于2012年正式開始公寓租賃業務。

青客拿到了紐信創投的天使投資,并先后獲得了達晨、賽富、凱欣資本、摩根士丹利等機構的投資。截止至2018年C輪融資完成,青客公寓四輪股權融資總規模超過了一億美元。

來源:啟信寶

據悉,青客公寓主要針對20-35歲的城市青年租客,主打分散式公寓,提供1000-2000元之間統一裝修的產品。截至2018年12月31日,青客公寓運營覆蓋上海、蘇州、杭州、南京、武漢、北京、嘉興6座城市,擁有共計91234間房間。

但從房源占比上看,上海是青客最主要市場,擁有超過6萬間房源。

青客公寓布局各城市房源情況

青客公寓提交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青客公寓復合年增長率達114.4%。其2017及2018財年的營收分別為5.22億元和8.89億元,而在2019財年的前三個季度,營收已經超過了2018年全年達到8.98億元,同比增長了51.435%。

實際上,與其他分散式長租公寓相比,青客公寓在模式上并沒有什么不同。盡管在過去幾年保持了不錯的增長,但青客并沒能實現盈利。

其招股書顯示,青客在2017及2018財年均處于虧損狀態,凈利潤分別為-2.45億元和-4.99億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客在2019財年前三個季度的虧損額為-3.73億元,同比擴大16.72%。

而光看今年的數據,青客在2019年第二季度運營虧損為1.21億元(約1765萬美元),上一季度運營虧損1.03億元,上年同期運營虧損1.17億元。運營利潤率為-39%,上年同期為-51.5%,上一季度為-35%。

顯然,盡管搶在自如與蛋殼之前遞交了招股書,但青客公寓并沒能解決持續虧損的問題。

長租公寓市場短期內很難走出泥沼

實際上,盡管青客公寓遞交了招股書,但這并不意味著其IPO之路就會一帆風順。

從WeWork暫停IPO一事就能看出,資本市場不會再為沒有實現盈利的企業提供資金支持。

對此,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Mike Wilson)稱,WeWork首次公開募股的失敗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威爾遜表示,“投資者已經表明,他們不再愿意為過度投資買單”。在此之前,美國股市一直在為沒有實現盈利的IPO支付令人瞠目的估值。

而WeWork首次公開募股的失敗或將影響到同樣沒能實現盈利的青客公寓的IPO之路。

此外,從青客公寓遞交的招股書就能看出,青客并沒能擺脫以虧損換市場的增長方式,缺乏有效的造血能力。為了滿足大筆的資金需求,青客大多依靠融資租賃、租金貸以及銀行等金融機構授予的信貸額度等手段提供的資本支持。

2018年,狂奔了3年多的長租公寓市場遭遇了“暴雷潮”。由于大部分企業急于爭奪市場份額與房源數,忽視了自身內部組織架構的管控與運營模式的打磨,而且普遍在資金鏈上存在問題。

過去一年間,包括樂伽、有愛、杭州鼎家、上海寓見、北京昊園恒業在內的多家長租公寓品牌因資金鏈斷裂、租金貸等問題宣布倒閉。

而過去一年多的暴雷事件已經充分說明,在監管與法規相對缺位的當下,長租公寓這個崇尚規模經濟的賽道上,賠本賺吆喝是大多數玩家的選擇。

就在青客遞交招股書的前后,河南的悅如公寓、杭州的國暢公寓也陸續暴雷,行業頭頂的陰霾還在。如何兼顧規模與成本控制,依舊考驗著賽道上的每一個玩家。

*本文來源:鈦媒體,作者:高夢陽,原標題:《青客公寓將赴美IPO,但無法提振“滯脹”的長租公寓行業》。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365娱乐注册送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