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億債務待償,海航集團再瘦身

進一步瘦身的背后,是海航集團的流動性危機仍未解。

仍有超過7000億債務待償的海航集團,再次大幅調整了集團內部的組織架構。

在海航集團的官網,盡管產業板塊部分已由原來的七大產業集團,縮減為兩個產業集團: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但根據今日最新下發的組織架構調整方案,海航物流集團也被撤銷,同時撤銷的還有科技事業部。

部門合并+人事調整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海航物流集團和科技事業部的部分資產,被劃轉到新成立的航空空港事業部和非航空資產管理事業部中。

同時,海航集團將由原來的“集團總部-產業集團-成員企業”三級管理機構,調整為“集團總部-成員企業”兩級管理架構,意味著原來集團總部和各產業集團、事業部的相關職能部門也要進行整合,不少職位被縮編(比如集團品牌宣傳部與辦公室合并,集團計財部與原物流集團、各事業部計財部合并等)。

伴隨著一系列組織架構的調整,又一輪人事變動將開啟。

今日,海航集團層面的高層職務就進行了一輪任免,此前擔任海航集團副董事長兼總裁的張嶺不再兼任集團總裁,此前擔任海航集團副首席執行官、董事長助理的陳曉峰(陳峰之子)兼任集團總裁,不再兼任此前職務。此外,海航集團執行總裁,財務副總監,總飛行師等職務也都有變動,之后航空集團、事業部及下屬企業的編制也要進一步壓縮。

進一步瘦身的背后,是海航集團的流動性危機仍未解。

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團虧損35.2億元(去年上半年盈利41.7億元),雖然一直在進行資產處置(總資產下降了8%,縮水近900億元),但上半年的資產負債率不降反升(同比增加兩個百分點到72.07%),仍有7067.26億債務待償。

從半年財務報告來看,海航集團仍面臨不小的還本付息壓力:截至上半年末,公司手持現金405.95億(上年同期為1082億),卻需要應對超過5500億的借款(報告期末借款總額 5548.23 億元,上年末借款總額 5703.25 億元) ,其中短期借款就達到950.71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780.58億元,同比增加5%),此外還有2156.01億元的長期借款,以及1229.21億元的應付債券。

抽血上市公司

因此,在內部組織架構調整的同時,資產處置變現也一直在操作,并持續從上市公司“抽血”。

據Wind數據統計,海航系在資本市場涉及18家上市公司,其中A股10家,港股8家。

最近一個月來,海航系連發公告,陸續撤離了三家上市公司的大股東之位。

9月24日,海航旅游被動減持凱撒旅游(000796) 1245萬股,持股比例降至28.73%,凱撒世嘉及其一致行動人成為凱撒旅游的大股東。

9月26日,供銷大集(000564)發布公告,控股股東海航商控計劃向第二大股東新合作集團出售持有的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若交易完成,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新合作集團。

10月7日,海越能源(600387)發布公告,控股股東海航現代物流集團擬將持有的海越科技100%股份轉讓給銅川能源,銅川能源將獲得上市公司19.06%股份,成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東。

去年一年,海航已處置了約3000億資產,清理了300多家公司,刀尖主要面向金融、地產等非航空資產和業務。

進入2019年,資產處置仍在繼續,半年財務報告也顯示,由于出售部分子公司及業務,導致海航集團旗下幾乎所有業務板塊的收入和成本都出現了較大的下降。

另據記者了解,最近,海航集團還制定了旗下航空公司封閉運營的框架方案,要求不得挪用封閉運營企業資金,以聚焦主業隔離風險,加快恢復封閉運營企業的造血能力。不過,此前尋求當地政府注資甚至控股的幾家航空公司,目前都沒有正式交割,包括已經披露要被首旅集團絕對控股的首都航空,以及與烏魯木齊市政府和廣西政府簽過增資擴股框架協議的烏魯木齊航空和北部灣航空。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作者:陳姍姍,原標題:《獨家|7000億債務待償,海航集團再瘦身》。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365娱乐注册送18